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漏 室

缑山之鹤,华顶之云。如不可执,如将有闻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栽培桃李花千树 点染江山笔一枝  

2011-07-11 22:42:26|  分类: 书与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栽培桃李花千树  点染江山笔一枝 - 漏室 -   漏   室

一直未曾更新,几次想动笔写下点什么。

可每每忆及的杨老师的音容笑貌,悲伤之情随之涌上心头,不能下笔。

在杨老师百日那天起,断断续续记下点文字。

至今终蓄成小文,以缅怀亲爱的杨老师。

 

我手机里有一条短信始终不愿意删去,时间是2011年的3月15日6点07分,“去年这个时候我在宁海,去梅岙吃海鲜,(越溪大桥往东点)。一路上(公路两旁)盛开粉红色的木笔(书名叫辛夷)。当时没带相机,十分可惜,没拍照片所以一直没忘,今年木笔可能快开了,可惜我不能去,盼望你机会帮我拍点好参考。谢谢你!”当时我还在睡觉,被短信唤醒,一看是杨老师发来的。杨老师的短信经常收到,但是那么早的还是第一次。收到短信就马上回了两个字“好的”,打算周末有时间就去拍了照片。

谁知道16日晚上突然接到宇鸿兄的电话,说是杨老师住进了医院,人已昏迷不醒,情况很不好。当时就有点懵了,怎么可能,昨天一早还给我发短信来着。事情比想象的还要严重,宇鸿兄和杨老师在宁海的亲戚们一起立马17号的飞机赶济南,我因为要上班,决定买了18号的火车随后赶去山东。当晚在博客里发了首心经的曲子,希望可以保佑杨老师逢凶化吉,渡过此劫。谁料噩耗无法阻挡,18日凌晨即接到宇鸿兄电话,说杨老师走了。仅晚了一天,竟成永诀。

潘建军老师听说我要去山东参加追悼会,打电话来说同去。没有直达的火车,只能是联票,先到宁波,再转车到杭州,再转到兖州。到兖州已经第二天的凌晨。很久没有坐卧铺了,睡在高高的上铺,车厢有节奏的摇晃着,像只大摇蓝,旁边熟睡的乘客发出有节奏的鼾声。睡眠一直很好的我,却无法入睡,满脑子都是和杨老师曾经一起的图像,浮现的是我一次次去山东的场景。

长长短短去过山东七八次,除了2009年春节那次是自己开车去以外,其余全都是坐火车去的。火车承载了我对山东的诸多回忆。十五岁那年,是我跟着杨老师第一次踏进了山东。清晰地记得,那时候也是到杭州转的车。下午到的杭州,因为到山东的火车要到傍晚,杨老师就说带我去浙江博物馆看展览。他说看到好的画会很激动,很兴奋。我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站在八大山人原作面前的激动心情。从那时候我知道了富春山居图是浙江博物馆的镇馆之宝,看到了历朝历代著名的画家。不由再回想起记忆中最早见到杨老师,是在88年的夏天,几个孩子围坐在桌子边,入迷地听他如数家珍的绘声绘色地讲历代画家的典故。那一天,我知道了有顾恺之,范宽和李成,马远和夏圭,吴镇和盛懋,青藤和白阳,八大和石涛……而其中有些画家的原作,这一次让我得以近距离面对。那些书本中学不到的知识魅力所在,感受到了天地之广阔,历史之的深厚绵远。

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火车,条件并不是太好,卧铺票又很难买。因为那时候我初中毕业,打算在山东住上一段时间,行李也不少,杨老师带了许多山东吃不到的家乡特产。他个子不是很高大,但却拎着重重的行囊健步如飞。在火车车厢里,累了,就铺上牛皮纸,钻在位子底下睡一觉。是他教会了我随遇而安,享受漫长旅行的乐趣。以后的几年,我多是只身前往山东,再往后,我已经很享受一个人作长途旅游了。

回首过往人生,和杨老师身边生活的那段时光,是我吸收知识最丰富的时候,可以说是他影响了我的一生,我深为能遇到这样一位良师感到无比幸运。他教我如何审美,他说眼界要高,眼高手低不可怕,最怕的是眼光也低。他对我说,你在山东那段日子是打基础,开眼界,以后不管做什么,就算不从事绘画也是有帮助的。回想起来,的确意味深长。包括现在喜爱的摄影,都有赖于早年学过的那些,如何用光,用色,如何构图,艺术其实都是相通的。他还教我如何欣赏京剧、昆曲和评弹,讲梅兰芳的绵里藏针,讲马连良的炉火纯青,讲肖长华的妙趣横生,套用京剧的表演解释书法的笔法。他从教的美术系里有外来的老师讲美术史课,他也让我去听,学校里有素描、色彩学习班,叫他的学生带我学习。他知道我喜欢看书,带我去系里的图书馆,那时候我从来没看到过那么多与美术有关的书籍。他经常去裱画店、画廊也带上我,还让我多去看看孔庙里的汉碑、孔林的古树。94年的时候,他的学生聊城师大的王好军老师在中国美院进修,他帮我联系上,让王老师带我去美院参观。他总是想办法尽可能多地让我学习,开眼界。

在山东时候的很多事情都这样深深刻进脑海,包括在那学会了吃香菜、香椿,喜欢上了吃山东馒头、煎饼,甚至是杨老师他教会了我如何去欣赏芥末。平时他还会像一个孩子一样,做出一些很搞笑的动作哄我们开心,说话风趣幽默,爱开玩笑。他喜欢体育,游泳跑步都很好,爱好足球,身体健朗的时候但凡有奥运会、世界杯之类的精彩赛事他都会熬夜观看。如此种种,是他的点点滴滴教会了我如何去观察生活、热爱生活、品味生活。

他善于不断地鼓励学生。现在回过头来看我当时的习作,竟是如此稚嫩,他却总是毫不吝啬地褒奖,以激起了我学习的兴趣。他鼓励说我速写线条好,引得当时还健在的陈我鸿老师都特意跑到课堂上来看我画速写,实在是惭愧。他亲自示范怎么刻章,赞赏我的章刻得好,不断地让我给他的学生刻章。时常有一些素不相识的年轻人带着画作到杨老师家里求教,有的还会请杨老师作画。杨老师从不拒绝,并以画作相赠。问他为何不认识的人,你都送啊。他说当年他年轻的时候,也这样去拜访过来楚生、李可染等名家,他们也是很谦恭地对待年轻人。他是个正直的人,看不惯现在社会的一些不良现象。身置如今浮躁的社会中,他仍一味坚持自己的一贯秉性,淡泊名利,无私教诲。在追悼会场上,林师母选了一副对联是:栽培桃李花千树,点染江山笔一枝。她最是明白,这是杨老师生前喜爱的联句。在他的书画集中也有这幅对联,这也的确是他七十余载人生的真实写照!

他画画时候,讲究如何用笔墨,如何构图,如何落款,如何盖章。他几乎每天都练字,说每天不一定画画,但字必须要练。画都是写出来的,不是画出来的。所以线条一定要好。书法就是要练线条。他说梅花用写大篆的笔法,竹子是隶书的笔法,兰花是用写行草的笔法,每一笔都是写出来的,所以落款的时候一般都是署某某写。他画画非常注重写生,知道我爱好旅游和摄影,叮嘱我外出时候别忘了拍些花草动物来当写生的素材。他尤其喜欢家乡宁海山间地头的野草闲花,他清楚地记得枇杷什么时候结果,茅草什么时候繁盛,含笑花、玉荷花、毛栗花、木笔树什么时候开花了,都不曾忘了一一发短信提醒我。

他是个整洁的人。如同他清白做人一样,每次画完画,都要洗砚台,洗毛笔,画室里始终一尘不染,成摞的书和纸都整整齐齐码着。画了那么多年的画,他的画毡总保持得干干净净。他是个勤俭节约的人,练字的纸都是正反面都写,写完也舍不得扔,另作用处。但他又是个慷慨大方的人,他教我书画篆刻,送我好多纸和笔,送我刻刀、印石,还有一些石刻画像、瓦当拓片。他说宁海这边不太能看得到,这些金石拓片就是书法篆刻的营养。从此我知道了什么是秦砖汉瓦,在曲阜我拥有了人生中的第一块瓦当、第一块汉砖。有一次,他问我长大了想当什么,我没敢说要当艺术家,却大言不惭地说要当收藏家。他总是送我一些彩陶、陶俑、陶罐,都是他用画和别人换的。在他的熏陶下,收藏的种子早早就被埋下了。我平时收藏些残砖破瓦,别人一般都很不理解。他知道后高兴不已,说不用管别人怎么说,要坚持下去,这么好的东西一般人不会懂的。他来宁海时,还带朋友特意跑过来看,兴奋地向别人介绍。他说,你现在还年轻,要是到了以后,真是不得了。我想,有你的几句这样的鼓励,足以一直支持我锲而不舍,终身以之。

栽培桃李花千树  点染江山笔一枝 - 漏室 -   漏   室

19日晚上宇鸿兄等人一起为杨老师守灵,有幸翻看到杨老师七八十年代画作装订的集子,厚厚的几大本,全都是黑白照片翻拍的,主要是他当年在宁海文化馆期间创作的作品。从他雄健的笔力,传统的笔法中,不禁感叹他对他所钟情的书画所下的深厚功夫。在一幅描绘辛夷的作品上,我驻目细看,画上题明代张新的一首诗:“梦中曾见笔生花,锦字还将气象夸;谁信花中原有笔,毫端方欲吐春霞”。 我在想,辛夷花不就是杨老师手中的那支生花妙笔吗,一幅幅一笔笔丹青翰墨无不蕴含了他老人家质朴、生趣的人生大智慧。

栽培桃李花千树  点染江山笔一枝 - 漏室 -   漏   室

山东回来后的第一个周末,我开着车,带上相机,在乡间采风,一看到路边有辛夷花,就情不自禁停下来拍照。岁岁年年花相似,年年岁岁人不同,春天的辛夷花开得是如此热闹。想到杨老师已经看不到这些照片了,不由暗自伤怀,可我仍要把它们一一拍下来,这是我答应他的最后一件事情,即便他看不到,我也要做好。我从他那里吸取的营养太多太多,而我能够回报他的竟是如此之少。亲爱的杨老师,你就是这和煦的春风,春光里的花儿都是经你吹拂,为你而开放的。愿这些美丽的花儿,年复一年地绽放在你的笔端,永远陪伴在你左右。每年家乡山花烂漫时,我都会拍很多它们的照片,来看你。

 栽培桃李花千树  点染江山笔一枝 - 漏室 -   漏   室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