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漏 室

缑山之鹤,华顶之云。如不可执,如将有闻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月最后一个周末  

2010-08-30 23:03:46|  分类: 光与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这是一条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消失的巷子。

这是城区里最早提出要拆迁的区域,在其它地方拆得狼藉的时候,这里仍迟迟也不见动静。

就好象一位被医生宣判了时日无多的病人,每天吃药,定期上医院。

拖着病体安耽得过着他的日子,不去计较什么时候是死期。

但知道它终究还是要消失的,和那些老街巷的命运一样。

这条笔直的巷子分为两段,南面一段叫小米巷,北面较长的一段叫水角凌。

估计是以垂直的体育巷为界。

在念初中之前,我住在大米巷,因为近,这条巷子属于家长允许范围内可以自由活动的区域。

再说就读的小学的后背就是水角凌。班上的同学也大都住在附近。

平日里巷弄里穿进串出,成群结队玩个游戏,因此这里的地形再熟悉不过。

对某个地方的记忆,总会有几个代表人物。

最鲜活的印象深的必定是那些乞丐、傻子、疯子,至今还能报得出名字。

可惜现在基本上找不到踪影,伴随当年的恐惧一起消失了。

留下的只是新旧杂合的建筑,似旧却新的道路,偶尔会冲入鼻子的陈年气息,就如同若隐若现若有若无的回忆。

八月最后一个周末 - 漏室 -   漏   室
这条巷子有几个很大的老井。没有自来水的年代,附近居民都是挑着水桶来井头打水。
夏日里,用井水浸上一个西瓜,便是消暑的佳品。
如今,因旁边的豆腐作坊把地下水都污染了。水井遭弃,人们怕小孩贪玩掉进井里,索性用水泥把井给封起来了。
饮水不忘掘井人这句话,现在成了下石封井了,晚景凄凉啊。
八月最后一个周末 - 漏室 -   漏   室
大米巷口,现在是有名的烧饼摊。以前可是我们的露天阅览室。
放暑假了,一两分钱一本的小人书,可以看很久。大街上都是茂盛的梧桐树,还有穿堂风。
夏日里,坐在那里一点都不觉得热。
八月最后一个周末 - 漏室 -   漏   室
他们看我拿着相机,以为是搞规划或测量的。问我这里是不是马上要拆迁了。
我只能笑笑不清楚。现在的政策,我想他们其实还是希望可以早点拆。
老人像是我同学的奶奶。

 

八月最后一个周末 - 漏室 -   漏   室
城中粮站。随大人去买米,一般就在这里。
记得那时候柜台前有一个个的小口,称好重量后,米粒就从口子里流出来,买米的只要张着口袋就行。
很好奇这个流程。粮站里有粮站独特的味道。粮站里搬运的工人,戴着帽子和披肩,总是脸上白粉粉的。
如今的粮站被隔成了好几间,一间卖粮油产品,一间是小店,其他可能用来住人了。 
全然没了当时的盛况。
八月最后一个周末 - 漏室 -   漏   室

 

八月最后一个周末 - 漏室 -   漏   室
学校旁边的小路,这家小店开了很久。不知道店主换了有几拨了。
 
八月最后一个周末 - 漏室 -   漏   室
这转角处,曾经有个乞丐叫阿丁。 
八月最后一个周末 - 漏室 -   漏   室
见到他,可以让我回忆起一些往事。

他还是和以前一样。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