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漏 室

缑山之鹤,华顶之云。如不可执,如将有闻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川上昼夜(六)  

2010-11-25 21:50:08|  分类: 行与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中午十二点多的飞机。在去机场之前,赶着去了成都的超市购物。

因为赶时间,购到疯狂处,旁若无人的直接拎着两袋子货物走出了出口。

连保安都没有察觉。因为傻乎乎的找收银口,折返回去。

保安这才大惊失色,奇怪我怎么在他眼皮底下溜出去了。

按时赶回了宾馆,按时到了机场,按时上了飞机,也按时抵达了西昌机场。

西昌的机场小的可怜,候机厅还不如我们的客运候车厅大。

我看和一个小镇的的车站差不多。

来接团的导游穿了一身红色的彝族服装,在我们一队人中很是醒目。

我总是牵挂西昌的砖头。来西昌之前,买过一本《凉山汉晋砖集粹》。

而凉山州的所在地就在西昌。但是大多数人知道西昌还是因为火箭发射基地。

所以,我们的第一站就去了基地。

远远的看看了两座火箭发射塔,看了看横在那里的火箭。

还有一些发射后的碎片残骸。已经记不住有多少次的火箭发射成功的场面。

唯一记忆深刻的,是1992年,我们在中央山岛春游的时候,因为船只搁浅,在岛上看的卫星发射。

那是一次西昌为数不多的失败的发射。失败比成功更让人刻骨铭心。

那一天,我觉得,那一天国家和个人都很背。

据说,不久之后,西昌基地即将完成它的历史使命。
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凉山是彝族自治州。最近几次看到凉山彝族的新闻,就觉得很亲切。
一个是说凉山普格县现在也搞新农村建设,面貌焕然一新。我想大概就是我拍到的那些吧。
还有就是彝族庆祝他们的新年“库斯”。大概就是十一月中旬的样子。
彝族同胞们煮了大锅的坨坨肉,家家户户还酿酒。
想起导游说的,西昌人的酒量在整个四川是最好的。都喝高度酒。
吃了晚饭出来,肚子里就已经想着邛海边的普格黄家烧烤了。 
现在普格黄家烧烤的山寨版很多,邛海公园对面的烧烤,有一半都是打折普格黄家的旗号。
悄悄地问了当地百姓,说是这一家是最正宗的。
普格黄家原是两兄弟开的,后来因为利益关系,兄弟各起炉灶。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生意的确很好,老板亲自烤坨坨肉。
来这里是一定要点的。尽管肚子还不是十分饿。
还有相当有特色的烤茄子、烤罗非鱼。
价格方面嘛,比磨西的要实惠很多了。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
 
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
 
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
 
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
 
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第二天上螺髻山。因为听说又要爬山,有几个打了退堂鼓。
看着阴蒙蒙的天气,总是惦着西昌的砖头,我对爬山的兴致也不是特别高。
但既然来了,就去吧。导游还给我们准备了丰富而又沉重的干粮。
坐了四十多分钟的高山缆车,两边白雾茫茫,啥也看不见。
人在车厢里,就像是悬浮在空白中。虚无缥缈,没有打扰。
只有一根细长的缆绳,是和外界的唯一联系。
缆车到站,把能扔的干粮都扔了。
闷头爬山,一片茫茫,只有一排栏杆。
导游说,黑龙潭到了。心里还在想这么上来,就只能看见空气。
突然间,风起云散,先是一角蓝天,再是半边山影,最后荡漾起一面湖水。
四周的人都很兴奋,这就是老天开眼啊。
上山的人,皆是有缘有福之人。
爬山的倦意顿时全消。
就这样,绕湖一周。期间,湖光山色忽隐忽现。
像是在和我们捉迷藏,突然在某个墙角冲我们露出笑脸。
我也就在云里雾里,光里影里,明明灭灭,恍恍惚惚起来。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梦游了一番,其它景点也没去。下山来后,时间还早,腿脚不听使唤地去了小西街。
小西街有个仿古街,仿古街上有几家古玩店,几家彝族工艺品店。
问了几家,砖是有的,可惜多是花纹砖。想买一些老的珊瑚蜜蜡,价钱也是挺高,只得作罢。
晚上逛了逛步行街。听说西昌的治安不大好,也不敢太多停留。
第二天又是中午的飞机,所以起早去老街拍照片。
老街就是一条南街一条北街。南街有个城门,而街道在这个时候,基本上是个马路市场。
还是喜欢逛这样的地方,最好他们都把我当成是当地的人,熟悉如空气。
然后我很享受的,原汁原味的品味。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虽然吃过早饭,但是看街边的小店外面不少人,捧着这个在吃,我就忍不住要了一碗。
这个叫油茶,西昌的油茶,油里似乎还放了点花椒面。馓子很细,米糊很香。 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这个都不知道什么东西,不是臭豆腐就是毛豆腐。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很有味道的一个茶馆,茶馆里抽烟喝茶的老人。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做银饰的工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早上还有剩余的时间,去参观了彝族博物馆。
当年小叶丹和刘伯承就是在这里结盟的。
彝族的漆器还是很有特色的。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在彝族语言里,滇就是指鹰。彝族崇拜虎,也崇拜鹰。
所以很多器物里都有鹰的描绘。想买这样一个盘子,可惜只有在博物馆里看到,商店里没见过这种的。
商店里有一种鹰爪杯,看上去很有力度和气势。
一问价钱要八千。吓得我都不敢还价。本来想买来送人。身上钱没带够。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博物馆里的银饰还是很精美的。镇馆之宝就是一套彝族领导穿的全银服饰。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除了博物馆,看到小店里有卖彝族口弦的,可惜不知道怎么演奏。
就动员小店里的彝族大娘给我示范一下。
简单的三个铜片,以嘴巴为共鸣腔,可以弹奏类似电子加迷幻的音调。
还看中了大娘中指上的银戒指。她说这个戒指她都带了好多年了。
死缠硬磨,大娘终于答应卖给我了。看她费劲得从手指上褪下戒指,我其实心里还是有些不忍的。
毕竟还是摘下来了,狠狠心就戴到自己手上。
因为稍微小了点,我只能宽宽地戴在小指上。
可惜的是,我还没戴满一天,戒指就在到达成都机场后离奇地失踪了。
看样子,这戒指是有灵性的,它也认生,不愿意离开这个地方。
 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 
最后看了一眼邛海。白天的邛海和晚上的邛海,都停留在记忆里。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 
川上昼夜(六) - 漏室 -   漏   室
从西昌到成都机场,成都机场再转机回来。
期间有四个小时时间,本来还想着再溜到成都,做最后的流连和告别。
终究还是怕时间不够放弃了。
回来看报道说,11月9日,成都天府广场东御街的人防工地,发现了两块千余字的汉碑。
这无疑是考古方面,更是在书法方面是巨大的发现。
成都的博物馆里又添一重器。
而那晚,我经过那块地方,在伟人的招手中,匆匆离去。
 
 
 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